您的当前位置:网上百家乐网站 > 天天体育体坛资 >

Dota2 Ti9留下了什么我们从观众身上寻找答案

时间:2019-09-11

  

Dota2 Ti9留下了什么我们从观众身上寻找答案

  说起观赛氛围,Ryan觉得国外的Ti会稍好一些,“每个队(上场)基本都会喊队名欢呼,不会只是欢呼鼓掌下,国外的火药味也更足点”。

  NB输掉的当天晚上,他去了“西雅图唯一一家网吧”,竟然遇到了林书豪和几个朋友开黑,还听说他们输了一晚上,现场要签名、合照的人太多,他也就没去凑热闹。Ti7看自闭了,Ti8也看自闭了,他希望Ti9有个好的结果。

  突然我意识到,一个没有接触Dota2多久,甚至不太了解这个游戏的玩家,也是有可能被类似的气氛感染的。

  过去的一周,它确实担任着某种传送门的功效,连接着一个关于虚拟和现实的梦想。出站直走,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近在眼前,Ti9就在这里举办。

  “要是以后Ti还在国内办,你会再去看吗?”,我有点担心地问道,他秒回我:“肯定啊。”

  我采访到的观众中,有很多并不是全程到现场观战的。他们有自己的工作、家庭,限于时间和经济,只能来看个1、2天。在最激烈的决赛周末前,有些人已经开始向上海告别了,“就这样了,回家了”。

  Ryan对NB被Liquid横扫的Ti7决赛怨念颇深,“我们当时在现场的国人都想着,NB能赢一把就不丢人,结果被3比0。”说着,他给我发了一张药水哥倒立的表情包。

  相比之下,国外看Ti则省心得多。Ryan告诉我,国外Ti门票可以在一个叫“ticket master”的网站上买到,该平台允许转售各类门票(比如NBA比赛),只是票价到临近Ti的时候会涨点。

  英雄已经工作了,特地请了假从广东到上海看Ti,我看他的朋友圈里开玩笑地写:“Ti9,一个上亿的大项目,招募一个合作伙伴前去调研,很急”。

  我追问那个年纪大点的保安:“你知道这几天里面在办什么活动吗?”,他回答:“知道啊,游戏嘛。”

  “英雄”就是在斜靠在座位上休息的时候,被我吵醒的。他还有一个一起来的朋友,但当天没有来。因为昨晚他们开黑到凌晨4、5点,朋友干脆休息好再来现场。

  初审阶段,选手要一个个着装到评委面前展示,老外也不例外,而总共只有15人能晋级。漆黑王狼用“站上舞台都不是等闲之辈”形容这次比赛的激烈程度,很多优秀的COSER在初审就落选了。

  不过国内看比赛也有好处。几天比赛下来,Ryan周围的老哥换了一波又一波,其中不少比他年纪大得多,但大家都很聊得来、有共同话题,比赛结束后,他们还去一起吃了饭。

  看着他们朋友圈里,相似又不相同的梅奔夜景和话术,让人感到他们不光是在和Ti9告别,也是在和自己告别。他们千里迢迢来看Ti9并不需要什么回馈,也不是求什么答案,这只是一次打卡,一次证明。

  最后漆黑王狼如愿站上了决赛舞台,但可惜的是并未获得前三,“我这人得奖运气很差的,从去年完美盛典就能看出来了哈哈哈。”

  从江苏来的Ryan是我第一个遇到的现场观众,他在地铁口叫住了我,向我询问二层看台怎么去。在同行的路上,我们加了微信,后来就聊了聊他来观赛的前因后果。

  出Dota2题材COS的难点听上去很真实:大多不是人。“但这也是COS有趣的地方”,他补充说,“颜值身材啥的在这时候并不重要。”但凡看过今年COS大赛的观众,应该都对这届参赛作品的高质量印象深刻。

  我没有好意思说,其实上海的网吧平常也被其他游戏占领,可能是他住的地方正好离场馆近,又恰逢Ti期间,所以才能看到整个网吧都在玩Dota2的盛况。

  在采访的最后,漆黑王狼感慨道:“我觉得刀塔的观众都是最硬核的,陪着这游戏和这些战队一路坚持下来,一句CN DOTA BSET DOTA就够了。”

  湖北的小龚和他的女朋友看得很嗨。比赛期间,小龚会侧过头向女友解释局势的发展,而他的女友也会在众人欢呼的时候跟着鼓掌。

  8月20日至25日,梅奔接待了来自五湖四海的刀塔玩家,过去国内Dota2线下赛因为现场观众太少,常被调侃为“人山人海两兄弟”,但这次是名副其实的人山人海。

  他是一位在美国加州读大学的中国留学生,打了快十年Dota,受到Ti6 Wings夺冠感染,加上学校离西雅图不远,他就在大一暑假和朋友去看了Ti7。次年在温哥华的Ti8他也去了,算上Ti9,这是他连续三年到现场看Ti。

  漆黑王狼的本职工作和设计相关,制作COS只是业余爱好,但玩了也有十年之久,属于半个专业人员了。相对的,他对Dota2的深入了解,从2016才开始,当时他有个同事是铁粉,安利了许多解说,他也就慢慢入坑了。

  接近出口的地方,扶梯的周围会出现一圈红色斗拱——这一元素来自上海世博会的中国馆。对于不了解其用意的游人来说,这个场景更像是穿过一道传送门。

  事实上,如果你问从外地来看Ti的观众“为什么想到过来”,得到的答案几乎是一样的:玩了这么多年Dota,Ti难得在中国办,一定要来看一次。

  倒是Ryan过了一天又给我发消息了,“我看了3年Ti怎么就没这样的妹子找我?”,配图是前几天一个妹子发的Ti现场寻人启事。

  另一个巨大的反差是,国外Ti的门票是一个nfc胸牌,上面没有标固定座位,进去之后随便入座,先到先得,国人小团体一般会坐到中文解说席后方那块。而Ti9上,每次看到空掉一片的kiss cam,他总觉得有点尴尬。

  后来我和小龚聊天时才知道,他的女友一点都不懂Dota2,“因为我很爱她,什么都想和她分享,虽然她不懂,但还是乐意来陪我看。”

  从结果看,Ti9或许并不完满,过程中也出现了诸多风波,而如今硝烟散尽,再回望梅奔,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。这里几乎每天都有歌舞升平的娱乐活动,Ti9只是一位匆匆过客。

  在这次刀塔之旅中,晚上也没有被浪费,他和几个朋友在网吧开黑。他顺便夸奖了上海的Dota氛围,比广东好多了,“那边一个网吧就没几个在玩的”。

  “经常看不清,但是喝彩声和热烈气氛永远是在屏幕前不能比的”,他看过DAC、Major等线下赛,但Ti能给人不一样的感觉。

  黄牛和票,一直是Ti9开赛前后讨论度最高的话题,时不时就爆出换票、官方疑似与黄牛勾结的负面新闻。对于这些指控,大麦网和完美也作出过一些回应,但显然,玩家们并不买账。

  说实话,面对一整天的比赛,很少有人能全身贯注地看完,特别是坐在梅奔里,视野不一定有看直播舒服。

  漆黑王狼这次出的是一件影魔的新套装,在游戏中推出没多久,这也意味着制作周期被压缩得特别短,“大概一个月吧...今年宝瓶出来这套就卧槽就是他了,我要出这个的感觉。”

  进入COS大赛决赛的选手,除了可以获得一定的补贴,还有一个诱人的福利——24、25决赛日两天的门票各一张。漆黑王狼也以观众的身份在现场看了比赛。

  与浓厚的告别氛围相对的是,决赛日当天,他们几乎没有人在朋友圈表达伤感。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暗自神伤,或许还是那句话:生活还在继续。

  记得有一天在神秘商店排队的时候,我听到两个保安的谈话,年纪比较小的那个问:“他们排几个小时是要买什么啊?”,年纪稍大的保安说:“买什么不重要,来这里排队的人都是因为喜欢。”

  “漆黑王狼”并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观众,他来Ti9的主要目的是参加COS大赛。

  小龚从08年开始玩Dota,最喜欢的选手是PIS,现在还能每天玩2个小时左右,但他坦言后面工作会越来越忙,更多精力会用于照顾家庭,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放游戏上了。

  Ryan给我做了一个有趣的对比,他来上海看Ti的花费,可以连看三天五月天鸟巢演唱会,而且“五月天演唱会门票好抢多了,最贵的内场在开票当天随便买,还比来看Ti决赛便宜”。

  8月22日,他抬着COS服跑过梅奔通道时,被水友拍下照片发到了网上,场面颇为喜感。漆黑王狼告诉我,那会儿他正赶着去初审。

  Ti9是Ti第二次离开西雅图移师海外,并且来到了电竞氛围浓厚的中国,上海。因此,从消息公布伊始,中国玩家的热情就被拉满了。

  但有一个群体比较特殊——情侣。如果不是真的去过现场,我很难想象会遇到这么多来看比赛的情侣。也难怪,他们会成为现场导播乐于“袭击”的目标。

  Ryan和我的聊天停留在决赛日前,25日下午,他突然给我发了条消息:“心态崩了兄弟,连续3年现场吃屎”,他解释说LGD输掉第二把后,他就知道无力回天,和我发消息的时候已经在8号线上了,决赛也不准备看了。

  但来看Ti9其实是临时起意。他本来是要在五月天演唱会和Ti中选一个看的,想想还是支持下中国战队,于是选了后者。

  他记得当时淘汰赛前几天的套票是99刀,决赛两天199刀。而他为了看Ti9买的黄牛票,前两天加一起2800元,两天决赛日套票是8500元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网上百家乐网站